开平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雀巢小說鄉村裁縫二芬

发布时间:2019-10-12 16:22:46 编辑:笔名

  摘要:二芬姓什么,不大清楚,只记得当时全村人都叫二芬,而母亲却让我叫二芬嫂子二芬的丰满很是抢了全村人的视线那豐滿的臉龐、豐滿的胸、豐滿的臀,就連聲音也是圓潤豐滿的…… 有一天,看電視連續劇《鄉村愛情》,看著看著,老覺得電視中的謝大腳好像很與記憶中的一個人相似,再細想,就想到了故鄉的二芬來二芬姓什么,不大清楚,只记得当时全村人都叫二芬,而母亲却让我叫二芬嫂子

  一

  自我记事起,二芬就是清水河有名的乡村裁缝即使在农村公社的那会,她也不去参加小队统一组织生产劳动她是唯一一位生活在农村而又不下地干农活的“城里人”,很让一群妇女们羡慕着

  在当年粗茶淡饭都难以维继的岁月,面黄肌瘦成了全村的主色调,当时二芬的丰满很是抢了全村人的视线那丰满的脸庞、丰满的胸、丰满的臀,就连声音也是圆润丰满的二芬常常在村供销社买个针头线脑什么的,路过乡村十字路口时,在隔着十丈八尺远的地方,那些高声大嗓扯闲蛋的男人们就禁声了目光随二芬移动着,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心里犹如千万个虫子在蠕动,心跳也仿佛在不断加速了

  因为辈份小、知礼节,二芬路过十字路口时,总不忘记给二爷、三叔、五哥的打声招呼,有时还把刚买的水果糖给亲乡们分享一些如果一人分不到一块,大家宁愿把一颗糖用牙齿咬成两半,也要尝尝二芬的甜蜜等糖分匀了,回过神来时,二芬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有雪花膏的芬芳还在提醒着二芬来过的消息,也还在刺激着不安的乡亲们的感官然后,浅薄的男人们觉得一时失了长辈们的身份,相互哈哈一笑,有意把扯蛋的话题转到别的事上……

  二

  听说,二芬娘家就在清水河的南岸,祖上是根正苗红的贫农,父母都是老实巴结的庄稼汉二芬在家排行第二,听说姐姐和弟弟都长得和父母一样相貌平平,可二芬不知跟了谁的优点,一出生就是一个美人的坯子她的童年是在文革后期拔乱反正的转型期过度的,当时学校重视了教育,高校恢复了高考;但她天生不喜欢念书,家人好说歹劝她才上完初中,就再也赶不到学校里去了在家她却喜欢上了女工,不久就显出了无师自通的天赋,也为她日后的裁缝生活奠定的基础

  二芬嫁给刘建业,有点天作之合的味道至今老人们说起来,很有点戏剧性二芬二十出头,就出落得像一朵出水的芙蓉:高俏个,满月面,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像会说话似的;虽然她母亲怕人说闲话,早就用粗布给二芬裹紧了胸,但仍然裹不住二芬渐渐突显的美丽曲线左村右屯的好后生钟情二芬的不下一打,但根深蒂固的封建积习,使后生连见二芬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谈情说爱了于是托亲戚、求熟人来家向二芬求亲的人络绎不绝用庄稼人的话说,二芬长得俊,二芬家的门槛都被提亲的人踩平了;但来人一听二芬的要求,都吐着舌头退出了家门二芬既不要彩礼,也不办嫁衣,唯一要求就是男方家要送她一台缝纫机呀,缝纫机这玩意,只有在广播中听过,也听城里工作的人说过,到底什么样,乡亲们谁也没有见过况且,在当时什么都凭票供应的年代,就是要多买二尺花布给闺女做个衫子,都是难倒英雄汉的大事;一台缝纫机对庄稼人来说,无疑是天方夜谭;于是多少后生痒痒的心事只得就此搁浅

  刘建业高中毕业后,靠舅舅的关系,进入县粮店当保管员有年夏天,夏粮收购结束后,因为刘建业表现突出,单位领导特批了几天假建业回家帮父母料理自家的几分自留地,中午觉得天太热,就独自到清水河的上游打浇水(洗澡),等完事了,却发现放在河边石头上的解放鞋不见了建业一想,坏了,肯定是被河水冲走了他就赤着脚顺着河床到下游寻找

  话说那天中午,二芬带着父母换洗的衣物在河边正洗的得劲,忽然看见一双解放鞋在河水中打着旋出于好奇,就卷起裤腿走进河里捞了上来,顺手冲洗干净,先压在衣物下面,想看个究竟不一会,就见一个小伙子赤脚向这边走来只见来人一米七左右的个儿,浓眉大眼,高高的鼻梁,微厚而上翘的嘴唇,再加上乡村少见的白三角背心配蓝裤子,给人一幅精干而憨厚相二芬心里先是一动,红着脸只顾埋头洗衣服,忍不住用余光偷偷地瞟着走来的小伙子等建业来到身边,还没有问鞋的事,二芬竟红着脸,说自己什么也没看见,而且心跳得越来越利害,到像自己犯了什么错似了慌乱中,竟然让压在衣物下的解放鞋见了天日……

  第二天,建业央求把式婶到二芬家去提亲,再三吩咐把式婶,二芬提任何要求,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也要先答应下来

  隔年,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两头毛驴披红扎花地把二芬从河对岸驮到河北岸的建业家不久,建业通过舅舅的关系,真给二芬买了台“蜜蜂牌”缝纫机,从此二芬就成了清水河畔唯一用机器做衣服的女人

  二芬不下地干活,并不是说二芬好吃懒做或有什么特殊关系,而是二芬嫁给了一个好丈夫那年月,一天一人所挣的工分,到年底结算,才值一毛六分钱每年年底,二芬从自已的收入中拿一部分,再由建业补齐剩余的部分交给生产队,全家人就可分到应得的口粮所以二芬就心安理得地做起了专职裁缝

  三

  二芬刚刚承接做衣服时,一些村里的混混,今天拿个裤子让二芬补一补,明天拿二尺布头做个裤衩什么的生意倒是火红,但也招来了不少的风言风语,有说二芬是“裁缝西施”的,有说二芬花花肠子多、喜欢和后生打情骂俏的,建业的父母也为此劝二芬金盆洗手,好好地下地干活过日子,但二芬一意孤行,以至于和公婆意见不合,后来分家单过

  此后发生了一件事,既堵住了众人说话不上税的嘴,也让人对二芬有了新的认识说是有一天,村里的会计以给老婆做件汗衫为名来到二芬家,先拿言语来挑逗,后来又想对二芬动手动脚谁也没有料到,平时温和大方的二芬,一时怒起,竟然用剪刀将布料铰成了一堆碎片,还拿着剪刀将会计一直赶到村道上后来在村支书的恩威并施和会计老婆对老公连打带骂的管教下,二芬才收兵回营此自,村里人才真真懂得了二芬的做人原则:一不买笑,更不买娼,凭本事吃饭“谁想借机楷点油,就得准备把老二剪下来喂狗吃”二芬的话让村里那些不安分的人知道了熟轻熟重的含义

  从自,二芬的生活走向了正常而平静的轨道,她的热情与大方也逐渐突显出来只要左邻右舍谁家需要帮忙,二芬从来都不推辞乡亲们平时不烦二芬,如需找二芬主要有两件事,一是逢年过节时给孩子做件衣服,二是借一两元的油盐钱救急;但只有村里的朱支书是个例外

  朱支书比二芬大十多岁,是个转业军人他去二芬家,既不做衣服,也不借钱,而是为全村人的生计去找二芬的他去二芬家光明磊落,出二芬家理直气壮

  因为那年月不是天旱就是雨捞,庄稼欠收时有发生,全村人的口粮问题自然就成了头等大事这时只要朱支书去二芬家求几次情,二芬的丈夫,作为县粮站的二把手,保准在百姓断顿的节骨眼上,就会拨发一手扶拖拉机的红著干或豆渣饼什么的救急物资来于是村民都对朱支书的面子感恩戴德着,看着朱支书勤快地向二芬家里跑,大家都会想:朱支书肯定又遇到什么难题了

  朱支书去二芬家,只要有空,天晴去,雨天也去,建业在家去,建业不在家时也去,自己习以为常了,别人也见怪不怪了,也许从一开始就没见怪过

  朱支书喜欢喝茶,而二芬家有建业带来的上好的龙井茶朱支书到二芬家,也不用二芬招呼,自个劈材生火,然后盘腿坐在二芬主房的大炕上,边自已煮茶,边陪做裁缝的二芬聊天解闷;有时也给累了的二芬递一杯提提神,但大多时候是自酌自饮朱支书作为大队的支书,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和趣闻逸事,他一边喝茶,一边给二芬讲故事,从战斗故事到鬼怪故事,无所不有,而且从不重复听说有一次高兴,朱支书从中午吃过饭开讲,一直讲到鸡叫头遍当讲到聊斋中的画皮片断时,吓得二芬直往支书怀里钻但这样的惊吓过后,朱支书照样头头是道地讲,二芬照样津津有味地听,就像每天的日头,从东方升起又从西方落下,日子在烟熏火燎中倒也过得充实

  常言道: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有好事者将二芬受惊吓的事悄悄地告诉了在县上工作的建业,在建业的再三权衡下,就特意介绍希塬作朱支书的茶友希塬是建业的堂叔,有文化,心眼好,爹妈去世得早,两个弟弟都是他一手拉扯大,并且还给娶上了媳妇六二年闹饥慌的那会,他的弟弟小,饿得直哭,他实在没办法,晚上就悄悄地去小队的地里偷包谷;有次,竟然让小队的狗咬伤了左胯而落下了残疾,以至于一辈子没有娶上媳妇

  自希塬成了朱支书的茶友,二芬家的日子就发生的微妙的变化首先是二芬家主房的炕上,不再是坐朱支书一个人,而是还有个堂叔作陪;二是朱支书再没有当着希塬的面讲妖魔鬼怪的事故说是有一回,朱支书和茶友希塬比谁的茶量大,整整一天谁也没有离炕去方便,一杯接一杯的喝,以至于朱支书不得不在公社卫生院住了三天的院,可希塬一点事都没有

  有希塬作陪,二芬家的流言蜚语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朱支书心里堵得慌,于是他就想了个办法对付希塬;二芬骂支书“这事是不是太缺德了”,朱支书却唱着“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的戏词,悠闲地渡出了二芬家

  一天,天下着毛毛细雨,地上刚刚在点湿润的感觉看着朱支书度进了二芬家的巷子,希塬立即尾随而至本来路是不滑的,没承想二芬家院门内的地特湿特滑,希塬冷不防跌了个大跟头,而且摔得不轻;后来,又是朱支书喊人把希塬抬到村卫生室救治等希塬在自家的炕上躺了两个多月能下地时,才发现原本就有点残疾的右腿这回彻底残废了除天晴还能勉强柱着拐杖到二芬家凑凑热门外,雨天只能坐在自家的门口望“朱”而叹焉了

  四

  小时候家里穷,再加之布票定量,庄稼人家一般时节是不会给孩子增添衣服的只有到了年关,大人才会想法设法为孩子做件新衣服记得我的衣服全是二芬嫂子做的其一,二芬嫂子做的衣服合体,二来二芬嫂子能把二毛钱的加工费赊到过年后的正月还,最主要的是如果遇到朱支书在,我还可分到一颗水果糖但希塬在时,朱支书是不会给我糖吃的,所以我去二芬嫂子家做衣服,真不愿意看到希塬,虽然他总是笑呵呵地和我打招呼,但我仍旧不喜欢我喜欢朱支书一个人坐在二芬嫂子家主房的大炕上喝茶的样子;只要我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身上,他就会变魔术一样变出一颗水果糖来,然后递给我说,快和朋友们到外面玩去,当然我也乐意到外面瞎摆和

  二芬嫂子做的学生装很具特色:衣服的正面五个塑料衣扣,三个兜:上兜没盖,可别钢笔;下面两个兜有盖,装东西不容易丢,凡正穿上学生装觉得很神气、很威风有一回到二芬嫂子家取衣服,正赶上二芬嫂子有空,非要帮我试试衣服是否合身,当我伸出脏兮兮而且有很多皲口的手时,二芬嫂子硬是拉着我的手在白瓷脸盆中用洋咦子(香皂)洗了个干净,还给我擦了她的雪花膏此后好几天我都没舍得洗手,哥哥曾开玩笑说“看你的那点出息”,但我就是不愿意洗手

  后来,随着农村土地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制,乡亲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人们不再为吃不饭而发愁,增添衣服也不再是年关时节的事了,而且想穿什么都是到集市上买现成的,我再没有去过二芬嫂子家特别是当我在离家二十多里路的高中上学后,二芬嫂子渐渐地走出了我的视线,回家也很少听到乡亲们谈论起她

  有年暑假,说是二芬的姑娘嫁给了朱支书的儿子当时场面很大,村里人家都去了代表,我家的代表当然是一家之主的父亲

  后来,断断续续地听到了关于二芬的不好消息,先是二芬因为糖尿病而住进了县医院,后又转入省城的医院,然后回家静养,以至于有天深夜她却永远地闭上了那双美丽的眼睛此后,朱支书主持了二芬的葬礼,几乎全村的男女老少都自发地为二芬去送葬当朱支书回忆当年二芬是如何为了乡亲们度过饥饿的岁月而设法弄来一车车的红著干、豆渣饼等救命东西时,全村上了年纪的人不由自主地掉下了眼泪但奇怪的是二芬的丈夫---已升任为市粮食局局长的刘建业却没有露面,这留给了乡亲们茶余饭后自主发挥和猜想的空间,这当然是后话

  更为奇怪的是,在二芬去世的头七,人们意外地发现了死在二芬坟头的希塬——曾经朱支书的茶友、建业的堂叔于是乡亲们又把话题从二芬身上转移到了希塬,但回过头来,还得把二芬再扯进闲谈中……

  共 4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个短篇小说四千多字,写了二芬的一生,二芬的漂亮刺激着不安的乡亲们的感官希塬成了朱支书的茶友,二芬家的日子就发生的微妙的变化二芬家的炕上不再是坐朱支书一人,还有个堂叔作陪;朱支书再没有当着希塬的面讲妖魔鬼怪的事儿有希塬作陪,二芬家的流言蜚语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朱支书心里堵得慌,于是他就想了个办法对付希塬其实,支书和希塬在对待二芬的问题上更应该加剧矛盾深层化,细节真实化,两个男人暗恋一个女人,从这个角度写下去,戏会很好看,也能突出人物性格:石佛【江山部·精品推荐 0】

  1楼文友: 1 : 1:2 很有生活,很有意思

  回复1楼文友:- 1 1 :54:57 谢谢邵魁先生的点评和鼓励新年快乐

  2楼文友: 14:55:4 暗恋也是一种美丽好文欣赏了

  回复2楼文友:- 1 1 :55:59 谢谢闲妹老师的赏读和鼓励元旦快乐

  楼文友: 18: 2:49 有一天,看电视连续剧《乡村爱情》 看到这样的开头,我以为是散文呢后来知道是小说,感觉有二芬这个人物立起来了,支书和希塬也能看出一二,也有故事,也有细节,只是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或许是故事的感染力或者是细节的感染力吧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回复 楼文友:- 1 1 :57:48 谢谢独上月楼社长百忙之中,抽空细读和指导,今后我会加倍努力遥祝元旦快乐

  4楼文友: 19:07:29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物发乎情,止乎礼,虽然刺激不了新人类的感官,确是那个时代的人内心深处的美丽

  回复4楼文友:- 1 1 :58:45 谢谢路人丁老师的阅读、点评遥祝元旦快乐

  5楼文友: 20:27: 0 读着读着,觉得二芬就站在眼前,支书也活脱脱的摆着那茶具若有所思 这,也许就是典型吧

  作为小说,感觉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结局了细节的安排也很是到位,说与不说,完与每完中,热情、明事理、顾大局又心灵手巧的二芬,更像邻家那位大嫂,熟悉而又陌生 小小职员,爱好摄影,喜欢写字

  回复5楼文友:- 1 1 :59:58 谢谢夏日清荷老师的点评和对我的鼓励,今后向老师学习遥祝元旦快乐

冠心病必备药物可以用通心络吗
维生素D滴剂能帮助补钙么
小孩子怎么补充维生素D效果好
通心络对心肌梗死的患者恢复有作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