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平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严打食品犯罪频遇入罪不上档图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1:11 编辑:笔名

严打食品犯罪频遇“入罪不上档”[图]

瘦肉精、地沟油 近年来发生的食品安全事件,灼伤了公众的敏感神经。

刑法修正案(八)新增的“对食品安全犯罪加大刑罚力度”等内容

,毋庸置疑,是社会各界的关注热点。一年来,我省各职能部门加大了打击力度,有力地震慑了食品安全领域犯罪。

采访了解到,司法实践中,“严打食品安全犯罪”在呈现积极作用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如食品标准缺位、从严情节取证困难、刑罚“入罪不上档”等。受访专家指出,进一步完善食品安全法律制度,让高悬的法律“接地气”,仍面临诸多挑战。

工商部门对市场上的猪肉进行检查(本报资料图)

暴利诱惑瘦肉精“催肥”生猪

今年2月20日,抚州首例危害食品安全案在金溪县一审宣判。

2011年6月,王兵(化名)见猪肉价格上涨,但自己养殖的生猪还未出栏。为了让生猪尽快出栏,提高猪的瘦肉率,王兵来到当地一家兽药店购买了多包瘦肉精,连续多日喂给20余头生猪吃。不久后,这批生猪明显长膘,每头体重突增50余公斤。

2011年7月,当地畜牧局工作人员对王兵猪场例行尿样检查,发现生猪含有“瘦肉精”.为躲避处罚,王兵将吃了瘦肉精的20余头生猪悄悄卖到生猪交易市场。

经查,上述兽药店违反规定,先后销售225包瘦肉精给养殖户。案件移送司法机关审理后,王兵因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判处有期1年、缓刑1年,并处罚金5000元;兽药店老板范某、涂某因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获刑1年。

在2011年3月,弋阳县检察院也办理了一起涉及瘦肉精的食品安全案件。涉案养殖户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30万元。

标准缺失让一罪名很少启用

去年5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八)中,之前《刑法》第143条“生产、销售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罪”,被修改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

在司法实践中,食品安全标准缺失成为了打击犯罪的一大障碍。

据了解,目前,我国除66项乳制品国家安全标准外,大部分食品安全统一标准尚未出台。原有的食品标准,虽门类齐全,数量众多,但对于一些比较敏感、关注度高的产品或项目,标准严重滞后。

2011年11月,南昌县检察院受理了一起“地沟油”案件。当地一家生物柴油公司在未办证的情况下,利用地沟油生产食用油原料1700余吨,其中将1600余吨销往广东东莞进行简单加工或直接灌装,包装成桶装油以“家里香”、“康庭”、“富家喜”、“福莱香”、“福轩”、“好日子”、“碗碗香”7个品牌出售给广东当地粮油批发商。

“‘地沟油’只是一种俗称,泛指生活中存在的各类劣质油,实际上并没有法律定义。”南昌县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汤莉向介绍,今年1月9日,全国“两高”、公安部联合下发的《关于依法严惩“地沟油”犯罪活动的通知》指出,凡是利用“地沟油”生产“食用油”的,一律依照《刑法》第144条,即“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的规定,追究刑事。

然而,并不是所有涉及食品的敏感问题产品,都能在法律定义上得到及时明确。

2011年6月,《光明》曾报道一则消息:全国打击违法添加非食用物质和滥用食品添加剂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发布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47种非食用物质和可能在22种食品中滥用的食品添加剂,其中有30余种因没有检验方法、标准而无法检测。

食品安全标准是法定的标准,而有毒、有害是客观的事实。在实践中,基层司法人员很少启用“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定罪,更多的是用“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定罪。

“因为前者需要考量具体标准,进行罪与非罪的判断;后者操作更简便,且量刑从重。”全省检察业务专家、九江市检察院公诉处副处长刘士豪说。

刑罚遇“入罪不上档”尴尬

来自省检察院的一份数据显示:2011年,全省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生产销售“地沟油”、“瘦肉精”、“毒腐竹”等有毒有害食品的犯罪嫌疑人25人,提起公诉21人。

今年2月,鹰潭市月湖区法院审结一起“毒腐竹”案件。福建陈氏兄弟开办一家豆制品厂,使用“筋药”的物质(含非食用原料甲醛),大肆生产毒腐竹。先后销售给鹰潭干货商行腐竹共3170袋,案值11.5万余元。法院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分别判处陈氏兄弟有期徒刑1年、11个月。

根据刑法修正案(八)规定,“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在情节及处罚上均有3个档次,并取消了罚金上限。如“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起刑点提至5年以下。然而,从我省已生效判决观察,量刑均在起刑档之列。

一方面是像“打黑”一样打击食品安全犯罪的呼声渐高,一方面却是“入罪不上档”的现实尴尬。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诉厅李莹曾撰文指出,虽然刑法修正案(八)第25条对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删除了“造成严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患”和“或者对人体健康造成特别严重危害的”条件,但是在判断“其他严重情节”或者“其他特别严重情节”时,这两种情形仍然适用。

“犯罪行为虽无法证实对人体造成多少程度的危害,但是从主观恶性、犯罪金额、社会影响额等方面考虑危害性,并不弱于犯罪结果认定从重情节。”5月18日,李莹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量刑可以从犯罪行为去考量,犯罪结果可作为从重的情节。

“通俗来讲,食品安全犯罪可视为‘行为犯',而不是’结果犯‘,刑法修正案(八)很好地解决了取证难的问题,基层司法人员应该走出误区。”全国检察业务专家、南昌市检察院专委、法律政策研究室主任熊红文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经济处罚能否罚个“倾家荡产”

和过去不同,刑法修正案(八)取消了相关罪名中“并处或者单处销售金额50%以上2倍以下罚金”的规定,罚金刑不设最高限额,成为一大亮点。

追溯至2011年1月,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再次审议刑法修正案(八)时,全国政协委员许振超曾表示,食品安全犯罪所涉罪犯的主要动机是利欲熏心,所以不惜以危害他人的生命健康为代价。建议对这种犯罪,无论轻重,都要没收财产,以加大对利欲熏心、铤而走险的罪犯的打击和震慑。

“取消罚金刑的最高限额,是立法技术上的进步。”熊红文表示,《刑法》作为一部大法,要考虑稳定,考虑到我国各地经济情况不均衡,把罚金刑交给地方是科学的。食品安全犯罪终归是一种贪利型犯罪,加大经济处罚,罚个倾家荡产比自由刑更能让犯罪分子“肉痛”,更有利于司法打击。

李莹表示,取消罚金上限,使得“并处罚金”的适用空间过大。司法实践中,需要建立一定的“量刑价目表”,以明确具体情形下罚金的幅度或数额,实现量刑的规范化。

熊红文表示,打击食品安全犯罪,不仅是司法机关一家之责,我国还要建立以食品安全法为核心,各专项法律为支撑

,与环境保护、产品质量、进出口商品动植物检验检疫等法律相衔接的综合性食品安全法律制度。

由此看来,我国进一步细化明确食品安全违法犯罪的种类、罪名、罚则,使食品安全法律制度更加贴近实际、更具操作性,让高悬的法律“接地气”,仍面临诸多挑战。

链接

刑法修正案(八)在食品安全犯罪规定中增加了一个适用条件,即除了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外

,“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也将处以相关刑罚。

删除了“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中的“拘役”;对于罚金,也没有规定数额上限。

刑法修正案(八)还规定,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文/徐小勇 □图/韩长明

微店的开店流程
怎样加入小店微商城
微商城平台 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