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平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史前悠闲日子第十章跋涉

发布时间:2019-11-20 07:16:42 编辑:笔名

史前悠闲日子 第十章 跋涉

第十章

闻言,梁简挑眉看向他,戏谑道,“蛇羹?想不到你这么重口味,原本我只想要蛇皮的。”

秦悦噎了一口,看地上十来米的大蛇肉质新鲜细腻,丢了甚是可惜,便坦然道,”蛇肉怎的不能吃了?蛇肉鲜美,又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效果,丢了不吃多浪费!“

梁简失笑,而后一脸认同地点点头,“嗯,说的没错,不过我不会做,你来炖蛇羹怎么样?”

秦悦一怔,有些抗拒,蛇对她来说和软体虫类一样,形状可怖,看着就头皮发麻。不过想着已经吃了几日难以下咽的狼肉,这新鲜的蛇肉虽然看着难看了点,好歹也是肉不是吗?

她认命地把大蛇剁成几大段,就近在水潭里清洗干净了,又切成小段小段的肉块,丢进锅里大火熬煮。这锅,自然还是那半边青果壳。

没有盐,没有调料,两人嚼咽着鲜嫩的蛇肉,虽尝不出味道,但总算可以下咽。

两人自从来到这里就没有看见过食盐,秦悦也委实不敢尝试生饮动物血液,现在体内感觉不到盐分的缺失,但她知道人体是不能长期缺少盐分的。

因此,他们沿路上也把寻找食盐当作目标,只是暂时一无所获。

晚上两人靠着火堆,紧贴在一起睡,除了前几日的不习惯,秦悦已经对与梁简抱在一起睡很坦然了。

同时心里也忍不住感慨,结婚一年偶尔的几次亲热都像是应付公事,却不想来这里几日两人的关系却亲密起来。

而梁简似乎也很习惯怀里多了一个人,伸手把她的纤腰搂紧,下巴紧挨着她头顶柔软的发丝,一脸满足。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照常赶路,不过运气却没有再那么好。

这一路上十分辛苦,秦悦脚上起了不少水泡,他们必须避开野兽出没的地方,他们学会了分辨动物粪便。

下大雨的时候尤其麻烦,他们不得不四处避雨,而且要是找不到干地和干树枝生火,夜晚只能裹着狼皮整夜睡不着觉。

树木越来越稀疏,他们时常登上高峰,看向远方来辨别基本的方位。

沿途的山岩特别多,一山连着一山,层层叠叠看不到尽头,经常他们攀爬一座山都费时很久。而山岩下的石缝里,遍地生长着枝桠弯曲的野生杂木枯草,远处也有植被覆盖的山峰,不过比起那几百上千年树龄的丛林深处,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他们翻越一座高山下,入目是一片平地,地势低洼很多,四周环绕着高山,似是一处山谷。

地表上密密麻麻地覆盖着绿色植被,藤蔓暴露在阳光下肆无忌惮的蔓延开来,平地上稀稀落落的树木上也缠绕了不少。

秦悦看着藤蔓叶片形状有点眼熟,走近一看,这不是青果的藤蔓吗?学中医的她对植物形态很敏感,因而一眼就能看出来。

她还以为青果只生长在丛林深处,没想到在山谷处,阳光强盛,藤蔓生长的更加繁茂。

她拨开墨绿色的藤蔓枝叶,果然见里面错落挂着大大小小的青果,较小的青果上有着参差不齐的野兽啃噬痕迹。

不知是哪种野兽牙口这么锋利

,连近十米高空都摔不烂的青果都啃的动。

梁简上前一看,认出来和他平时拿来煮汤的果壳是一个品种,开口道:“这果子里面是什么?动物能吃。“

秦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么硬的果壳野兽都能啃咬开,那里面的果实必然是无毒可食用的。

想着果壳内部面粉一般的果实,秦悦一阵肉痛,面粉,多好的食物呀,她就这么生生错过了,啃了这么多天难嚼的狼肉。

她拿出蒙古刀顺着野兽啃噬的缺口,撬开了整个青果,轻松弄成两个半圆,一边是空的,一边薄膜里裹着面粉状的果实,呈青黄色。

想来这种是还未成熟的青果,成熟后则是淡黄色,难怪要小上一圈。

她拿刀挑起一点粉末,尝了一口,细腻的粉末和淀粉类似,但多了一股清甜味,口感不错。

她仰头对梁简说道:“这粉末可以吃,味道有点甜。”

梁简点点头,正要说什么,一阵奇怪的沙沙声传来,他目光敏锐地循着声音方向望去,只见一只野兽从他们后方冲过来。

那只野兽有水牛般大小,浑身黑褐色,绒毛短小,尖嘴獠牙,俨然是一只野猪,只不过比起他们所知的野猪大得多。

梁简迅速反应过来,可那野猪的速度飞快,发了疯似的朝他们冲过来,腹部黑褐色的皮毛上有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此时弓箭攻击已经来不及,秦悦眼疾手快地把蒙古刀递给了他,两人在野猪马上撞过来的那一刻,侧身躲过。

没想到野猪掉头又朝他们攻击过来,眼睛里是凶悍的光,似是要与他们不死不休。

这里一片空地,遍地铺满藤蔓也无岩石大树可阻挡,两人如赤裸裸地暴露在野猪的目光中。梁简心知这野猪把他们视为仇敌,只能硬上,幸而野猪此前受过伤,光凭着一股凶狠的劲儿,实则体力逐渐不肢,他必须趁弱速战速决。

有了此前和恶狼搏斗的经验,此刻他躲闪的速度明显快了几分,在野猪强壮的前肢即将踏在他身上的时候,他一个翻身爬上了野猪的脊背。

手上锋利的蒙古刀狠狠地插入野猪的脖子,强烈的痛意让野猪发了狂的嚎叫,在空地上乱无章法的乱晃奔跑,想要把骑在踏脊背上带给他疼痛的男人甩下去。

秦悦看到梁简趴在野猪背上,几次要被甩下去,心紧紧地揪成一团,忙跟着跑过去,却见梁简已经被野猪甩下来摔在地上。

此时,野猪已经挣扎地奄奄一息,断了气。

秦悦忙上前扶起梁简,面上带着紧张,关切道,“你没事吧?要不要紧?”

说着,就掀起他的衣服检查有没有伤口,见背后一片青紫外没有明显外伤,才松了口气。

梁简搭着她的手腕,站起来,摇摇头,道,“没事,走,去看看野猪去。”

“好家伙,这野猪可真大,都赶得上牛了。”

对于自己能弄死这么大的野猪,梁简还是难掩自豪的。

秦悦白了一眼从野猪背上摔下来,还跟没事人一样的梁简,目光又落在野猪身上,体积这么庞大的野猪的确罕见。

蒙古刀还插在野猪脖子上,梁简一脚踩在猪头上,把蒙古刀拔了出来,套上刀鞘装进了口袋里。

只听一声惊呼,他猛然回头一看。

却见周围神不知鬼不觉围了七八个身着兽皮,手持石矛的原始人,其中一人抓住了秦悦。

安徽市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呼和浩特治疗卵巢炎方法
唐山治疗性病方法
盐城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远大医院王中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