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平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海牙法庭外中比废除不平等条约交锋

发布时间:2019-07-07 09:44:04 编辑:笔名

海牙法庭外中比废除不平等条约交锋

顾维钧

海牙法庭外的中比交锋 原载《看历史》

综观1926至1928年的中比废约交涉,犹如攀登险峰,起起伏伏,走走停停,一路之艰辛莫可名状。以顾维钧为代表的北京政府外交官们,在动荡的时局中,折冲樽俎,确立旧约“期满作废”之先例,争取到与比利时平等谈判修约的机会,并渡过海牙国际法庭法理争议的难关。

■“修约”

在1919年巴黎和会、1921年华盛顿会议上,北京政府曾经两度向列强提出修约要求,但均未受到重视,只得到“口惠而实不至”的敷衍。1925年五卅惨案之后,国人对于废止不平等条约的愿望愈加强烈,北京外交部深感如果不及时打破修约困局,恐怕会酿成一场社会骚乱。

穷则思变,加之彼时南方国民党政府外交趋于激进,已将“废除不平等条约”写入党纲,易于打动人心。北京政府决心舍弃向列强同时提议修约的做法,采取“到期修约”的方针,即利用个别条约将届期满或届修改的时机,向各国约商修改。

恰恰1926年到期的中外条约有《中法越南通商章程》《中日通商行船条约》和《中比和好通商行船条约》。经过权衡比较,外交部认为比利时兵力较弱,国力不强,且在华利益颇大,故容易迫其就范,于是将《中比条约》锁定为“到期修约”的试金石。

1926年10月,中比又届期满修约之时。如何合情合法地废除旧约,挽回国权,便成为中国职业外交官们集体攻关的一道难题。

充任废约交涉急先锋的是驻比大使王景岐。王景岐1900年赴法国研习政治,3年后回国任京汉铁路秘书。1908年又留学法国,入巴黎政治大学,兼驻法使馆翻译。两年后再入英国牛津大学,专攻国际法。1922年,王氏出任驻比全权大使。早在上任伊始,王便多次建议外交部认真研究废约事宜。五卅惨案后,王氏根据政府授意,向比利时各界表明中国即将修约之意,并发动在比华侨,营造海外废约之声势。

然而,1926年的北京政局,却动荡不堪。4月,冯玉祥逼迫段祺瑞下野,北京政府陷入体制残缺、群龙无首的境地。比利时大使华洛思便以中国没有政府为借口,除非政局稳定,否则不考虑修约事宜。8月4日,比利时更是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中国一个月内提出令其满意的《临时办法》,否则把中比交涉提交海牙国际法庭裁判。

内战纷乱,外扰紧逼,北京政府的外交官们不免露出畏难之态。据《颜惠庆日记》载,前外长蔡廷干“预备把问题拖延一下”,国际法专家王宠惠则认为中比交涉一旦进入海牙法庭裁判阶段,中方并无胜算,故“一直担心叫他去法院”,而在9月15日外交部的条约讨论会上,时任外长的王荫泰居然声称较之比利时,“与法国及日本打交道气量要大些”。

眼瞅着10月就要到了,修约之议却已滑入夭折的边缘。

■ 摊牌

就在这时,顾维钧站了出来。10月5日,顾以总理身份出面组阁,并兼任外长。甫一就任,他便坐在了火山口上。

辽宁专科医院治男科
果洛有哪些口腔预防科医院
渭南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襄樊最好的专科医院治疗性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