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平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雪医有令 第三十五章 侍女棂叶

发布时间:2019-10-12 20:11:36 编辑:笔名

雪医有令 第三十五章 侍女棂叶

时至八月:槐花黄。桂香飘。断肠始娇。白蘋开。金钱夜落。丁香紫。

天气转凉。

洛涧已经有七天没有在东门出现,那只猫也随之在汴城消失。

附近的人们生活依然照旧,东门仍是自由出入。到了时间点,自然会有人去打开,关闭城门。

好像根本没有谁去关心,那里是不是少了一个人,又或者,少了一只猫。我也只是路过,随便瞧瞧而已。

第八天,东门的城墙之上,终于出现了一个人影,却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听云生说,这几天,玊昱晅来寻了我数次。我要么正在外游荡,要么闭门不见。

之所以不想见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其实我大可大大方方地同他以朋友的方式相处,但是朋友间的相处又是怎样的呢?我不知道。在下山之前,或许我算不得有朋友。

我心里也清楚,我同他应该有什么不为人知千丝万缕的联系。若我与他真的关系深切,哪日我想从他身上知道什么,也要容易得多。

我不愿意承认,但是我知道,我心里恐惧,恐惧同他接近,也恐惧知道真相,这种恐惧来的莫名其妙。

每次从庭院经过,看着那一墙之隔,心中感慨难以言明。

夜幕降临。

书房的桌面上放着一个精致的盒子,云生说,这个是玊公子叫人送来的。我打开瞧了瞧,里面躺着一块类似于汴城通行证的腰牌,上面掩盖了些许亮晃晃的金叶子。

俗,但俗到极致就是雅。

我笑了笑,正好我的银钱快用光了,这个就权当作是医药费罢。

闲着无聊,我翻开一本名《百草录》的书,天气热的发慌,有人敲门,我以为是风吟,便“恩”了一声。

门“吱呀”打开,走进来一个人影,替我点了熏香驱蚊。我觉得有些口干,却发现茶水已凉,心里泛着嘀咕,风吟既然来了,竟然不记着沏上一壶茶,刚想开口交代,抬头一看,却是棂叶。

许是下山过后修炼得越来越懒散,我的鼻子真是越来越不灵了。又或者是因为棂叶没有灵力,我又看书得入迷,一时竟没有区分出来。

那日过后我与她不常见,也不怎么不怎么同她说话。这次见她,隐隐觉得她似乎面带愁容。

我将书合上,问:“你怎么来了,风吟叫你来的?”

“回主人,是,是棂叶见蚊子较多,便擅自进来添了熏香,还请主人勿怪。”

看着她怯生生的模样,我还以为是我脸板着将她吓到了,柔声道:“你也是一片好意,有什么怪不怪的。”

她却是丝毫不见缓解,依然是那样的语气:“谢主人。”

我不禁怀疑,我真的有这么可怖吗。

为了缓和一下气氛,我开解道:“我们之间又没有签什么卖身契,即便有,我也可以还给你,你大可不必这样。”

“不,是棂叶自己愿意的,一生都愿追随主人。”

我将放在一旁的折扇打开,扇了扇,沉默不语。

一生吗?我还真没有想过把你救回来要一辈子带着你,山上,也不是你所能呆的习惯的。

我问:“要是我让你一直住在汴城,你愿意么?”

估计她是以为,我也会一直待在汴城,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回到:“棂叶自然愿意。”

我无可奈何,笑道:“罢了,你下去吧。”

待她出去关上门,我整个将身子趴在桌面上。

昨天见到风吟之时,发觉风吟并没有服下我赐给她的药,原因不明。

许是她心里其实有在恨我?即便如今我给了她治伤的药,她仍是惦记着,当初,是我亲手毁了她的喉咙?

第二天一大早,家里便来了人,是影秋。

书房的门被“砰”得推开,她大步地走进来,一边走一边喊:“寒清你在哪儿!”

我握着笔的手都滑了一下,字,毁了。

回过神影秋已经近至眼前,两只胳膊撑在桌面上:“寒清!那个死胖子不见了!”

这时候风吟急冲冲地跟了进来,一看就是人没拦住。不过事已至此,见我对她使了个眼色,她也就退了出去。

字既然已经毁了,我索性将宣纸揉作一团扔至一旁。

“什么事情这么急,一点儿形象都不要了?”

影秋撑着个腰,喘了一口大气:“那个胖子啊!找不着人了!我跟我哥又是快马加鞭,又是飞檐走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风陵渡,在龙圩堡的门口蹲了一天,那个死胖子都没有出现,就翻墙进去瞧了瞧,结果找遍了整个龙圩山庄都不见那个死胖子的身影!我跟我哥不信邪,抓了两个小的逼问,结果得到消息,说是那个死胖子已经消失了好几天啦!”

我招呼她坐下,回:“可能是你兄妹两个太凶神恶撒把人给吓跑了。”

影秋调门儿老高,撅起眉头:“没想到啊,连你也会调侃人了。”

我笑得惨然:“跑了就再找就得了,你这么着急是要做甚。”

“不是。其实我们在龙圩堡还听说了另一件事,所以我才急急忙忙跑来跟你说,我都快被气死了!”

“什么事?”

“风陵渡近一个月来,老是有人莫名其妙消失,活不见人

,死不见尸的。”

“怎么?”

“刚开始吧,还没有人当回事,后来才发觉不大对劲。单是龙圩堡内部,就不见了好几个人。”

“不是那个胖子将人带走躲起来了吗?”

“不是,看样子是不同时间消失的。”

“最开始消失的人,可是龙圩堡的?”

“这个嘛…因为这件事情,我哥哥还特意去调查过。得到的消息,说第一个消失的人,并不是龙圩堡的。但……龙圩堡在此之前,曾有一人死于非命,本来江湖中人生死在天,但那人实在死得离奇,全身上下没有其他的伤口,唯独…唯独脑子被挖空了。”

我想了想,回道:“那你方才说你很是生气,是何意思?”

影秋捧着个脸,叹了口气:“唉。你看这消失了这么多人也不见一个回来的。我是担心啊,这个死胖子同这些消失了人一样,不回来了,又不知道他到底死没死,那我这个气可怎么出,要么就让他脑子也被挖空,这才叫做报应。”

大庆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临沂治疗癫痫病费用
西安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大庆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临沂治疗癫痫病医院